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昔日天大同窗 今朝人间手足

天津大学65-70届企电甲班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朝华碎影 — 记我企一甲班的同学们 李得光  

2011-01-02 11:25:15|  分类: 《朝华碎影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箱长按:“在大雨的深夜,初雪的早晨,桌上摆着一杯烧酒,膝下卧着两个孙子,炕上盘腿坐着老伴和儿女。你一面喝着小酒,一面指着电脑里主题班会等照片,哇啦哇啦大谈津大园的企一甲。脑海里把全班同学的身影一个个闪现,你就会觉得像进入了人间仙境,何其乐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秃哥(得光兄)《朝华碎影》一文中的结尾一段,多么温馨,多么传神,多么浪漫,多么幸福!本箱长把秃哥的妙文全篇置顶,以期同学们细细品读。

         继“外号”之后,“碎影”问世,得光兄作品:风格独特,挥洒自如,幽默诙谐,文采飞扬。突显其记忆超群,底蕴深厚。我试着把他的文体归类,回忆录?纪实小说?散文?随笔?电视剧脚本?章回小说?都是又都不是。就像书法绘画,达到一定境界便会自成一体、一派,秃哥妙文就是“李体”、“李派”。“碎影”就是“章回体纪实散文小说”!文若其人,读之:秃哥、大圣兄、得光兄跃然屏上。源于生活,出自底蕴,高于生活,活于性格。这是我编的4句,作为评价。

        秃兄在同一天还发表了《谈怎样读文章》,粗看似有画蛇添足之嫌,我等与你同学、同窗,同室、同吃、同住、同洗澡5年,还用你指导我们怎么读?细看不然,我读出了他的谦虚、朴实、诚恳、痴情。也道出了好作品问世的本源。请看,文中写道:“貌似游戏文字,好像满不在乎,其实充满了激情。写这些文章是很耗神的。他是脑子里翻腾同学们的身影,心中充满了亲切和热情,然后将这两股细流汇合在一起,从笔端流出。”得光兄粗中有细,他“激情”四射,“亲切和热情”无法抑制,笔端流出的是深深的同窗情、同学爱,情真意切,天地可鉴!

        得光兄,我第一个声明,我不愿做“蚊子”,殷切期盼:拜读你的后续18个“章回”,以享“荣耀”。同时我号召,各位同学,拿起笔,做魔棒,化文章,忆当年,谈如今,共享乐,同疯狂,写它36回岂不乐哉!        赵洪啟 草就

以下是秃哥的妙文:

        

朝华碎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记我企一甲班的同学们

卷首语

人生是由昨天,今天,明天组成的。怀旧是老年人的专利。往事如一瓶醇酒,其味历久弥笃。

   时间的河水,流失了脑中的记忆。但那铭刻在心灵深处的东西,像河水中的石头。越来越显得光亮,明晰。让我们重涉时间的长河,重温当年的旧梦。

上面这些貌似含有哲理的话,并非名人圣训,而是老秃胡诌的,别太当回事。

解题

这个题目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套用鲁迅先生的《朝华夕拾》,碎影做何解释?乃是老秃记忆深处几十年来不能磨灭的同学们的一句话,一个场景,一个造型,或一幅画面。副标题中企一甲。应该写成 企一甲( 65 - 70 )。因为我要写的是当年意气风发,淳朴活泼,容貌俊美,观之可亲的同学们。而不是现在的头发斑白,皱纹横爬,秃头谢顶,一脸沧桑的准老头,准老太太。为使人物形象更为醒豁,采用一人一叙的文章体例。

李炳铨的一首诗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身在集体有何难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牛鬼蛇神只等闲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既遇病魔何所惧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敢叫日月换新天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愚友李炳铨           1966 ,4

估计李炳铨看了这首诗,也会摇头如拨浪鼓,不敢父子相认。其实这是老秃从当年日记本里摘抄下来的。之所以把这段置之篇首,就是想让同学们知道老秃写的东西都是持之有故,言之有据。因为校庆会面时,老秃与同学谈起往事,有的含含糊糊:你说起来我似乎有点印象;有的满脸惊讶,有这等好事我咋不记得?弄得我老秃尴尬难堪,大伤自尊。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不被别人相信。通过这首诗大家一定要相信老秃说的话是真的。就是洪启敏平播穗三位箱长要编企一甲班史,老秃也敢拍着胸脯将这些短文献上。所以大家在读这篇文章时,一边要用眼看,一边用嘴叨咕:“这是真的,这是真的” 。因为只有你相信它是真的,你才能体味出文中的真情。

董有生的土话

董有生是河北万全人,李老秃是山西万泉人,(旧县名)。县名发音虽同,各自讲起土话来却是大相径庭。《水浒》里有一句话:那高廉披头散发手执桃木剑,口中念念有词,忽然大喝一声:“ 疾 ” 。于是飞沙走石,天灰地暗。  董有生说起来却是:只见高廉披头散发,大叫一声:“加—— ”  ,逗得老秃忍俊不禁。一碰见有生,就学他的样子:高廉仗剑披发,大叫一声:“加呀——” 。董老兄听了只是微微一笑,露出口中站在牙排外的一颗虎牙,脸上既无恼意,也无丝毫不好意思。

王兰宝的留言

“有待于继续努力,即使入了团,也不是革命的终了。”

老兰于220.

这句留言是王兰宝二月三十日在220教室写在老秃的日记本上的。以上挥泪写的两篇,算是老秃对逝去的两位学友的纪念。

 苏玉添的吼声与歌声

 同学们在小广场上活动时,大家围成圈儿打排球,为让别人将球传给自己,大家胡乱嚷着一句天津话:“同学,往这儿来。”其中苏玉添的声音最大,尤其在接扣球时,将两臂一并,大吼一声:“同学往借儿来。”如果你耳朵尖,会辨别出吼声中混杂着莆田音。

   还是这位老苏,脚上带双拖鞋,手上端着脸盆,在宿舍楼道里扯着嗓子高唱:

“红岩上红梅开,哎——”。声音从楼道这头传到那头。歌儿唱得好听不好听?老秃不敢恭维,同学们评论吧。

赵世民的公式与论断

地点:214, 内容:讨论一分为二。赵世民发言:“因为事情不是纯粹的,好事里含着坏的因素,对的里面含着不对,所以是:既好又不好,既对又不对”。老秃随即补充道:“你这不就成了一个公式:既怎么又不怎么 =一分为二”。世民当时未置可否。

 古书里一段话‘一根木,日取其半,永世不竭’。世民老弟据此断言:中国人发现了分子和原子,因为木头小到原子大,中国人还承认它存在,只是没有用原子给它命名而已。

林播穗作舞蹈教练

   林播穗跳舞在动力系挂头牌。根据系里要求企一甲出一个节目。当时《东方红》舞蹈史诗刚上映。播穗就在学三食堂排练电影开头一段,取名《码头工人舞》。李敏平饰工头,用鞭子把杨惠民打倒,然后李老秃抱着杨惠民,带领着王兰宝,张贵生,苏玉添几位工人一步步向工头逼去。也不知是老秃抱惠民不紧,还是脸上表情差劲,林教练竟将老秃换下,让孙玉添去抱。对林教练这一决定,人们不禁要问:“像老秃这样的天才为什么要拿下?”。不过这部舞剧后来并未上演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

文章太长,只好中止,特将部分文章题目预告如下:

           李敏平教我钩鱼

           郑德元温暖我心

           赵洪启仗义勇走后门

           刘彦泰无奈怒叠褥子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杨惠民练拳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杜花景唱歌

           刘宏宣讲外国名著

           鸣钟略论革命歌曲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李洪娣大喊战斗李

           程建平驱赶臭豆腐

           孙树永的小本子

           冯康年的半导体

           黄奕庆请我吃罐头

           李长林批我赠外号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李老秃自我批判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李文安接受道歉

           陈国强穿我布鞋

           张贵生和我摔跤

  写这些小文,一方面是投石问路,看是否合乎同学们的口味。一方面也想抛砖引玉。如果它能勾起你怀旧的思绪,撞开你记忆的大门,瞭拨得你手心发痒,搅和得你几天睡不着觉,于是半夜爬起来,不写它几段就浑身不舒服,不说它几句就如骨鲠在喉,那你就算中了老秃的圈套,遂了老秃的心愿。

在大雨的深夜,初雪的早晨,桌上摆着一杯烧酒,膝下卧着两个孙子,炕上盘腿坐着老伴和儿女。你一面喝着小酒,一面指着电脑里主题班会等照片,哇啦哇啦大谈津大园的企一甲。脑海里把全班同学的身影一个个闪现,你就会觉得像进入了人间仙境,何其乐也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得光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