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昔日天大同窗 今朝人间手足

天津大学65-70届企电甲班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也文学——《黄樨菜》——孙树永补发  

2011-01-08 21:37:28|  分类: 《我也文学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现用鸣钟同学教我的“收藏”方法补发我一周前想法而发不出去的有关《黄樨菜》的一些文字,此法方便多了,我想应发得出去:

各位同窗:打开咱班博客,惊喜地发现“变了模样”(呵呵,惠民语录。),变得那么漂亮!真佩服箱长的高超技能!对“电脑”还像我这样处在“初级阶段”的同学,等我们120年校庆见面时一定让箱长教教我们,给他来个“活到老学到老”!

明天我们的子女们就又要“快节奏”去了,我得恢复骑着三轮车接大外孙放学送他回奶奶家的任务了(上海小外孙还在襁褓之中)。老伴住院时曾中断了很长时间,由年近70的奶奶负责接送,心里不落忍的。女儿单位离学校非常远、女婿常到现场,他们只管早晨送孩子,孩子没有爷爷,我就责无傍贷了。

洪娣等同学让大家“常回家看看”、自家的博客“拉拉家常也好”,我就积极响应了,洪娣、鸣钟、得光、惠民也常“拉起了家常事,多少往事涌上心头”,可是好多同学都不拉呢。

好了,言规正传。我恐假日后买菜做饭、接送孩子忙活得冷落了咱班博客,就动员妻把她在油田教育学院进修时获奖的一篇散文发给大家。老妻开始不甚情愿。我说:“你不是听说这次我班有三位同学携夫人到天大你挺羡慕的吗?120年校庆时我们也一起去,你不得提前给个见面礼呀?”拙荆就缄口不语了。

散文

黄樨菜

单瑞琴

清明过后,在山东东营莱州湾那一望无垠、白皑皑的盐碱滩上,有一种野生的小菜破土而出。碧绿的小茎上分出五六个针状小刺,几场春雨,茎儿变粗了,长成主茎;刺儿长长了,长成支茎,支茎又长出许多针状的叶瓣来。当你掐下叶瓣,在断茎处会溢出半球状的晶莹液体;把叶瓣放在嘴里嚼一嚼,能品尝到一种略咸微苦的味道。有趣的是,掐去主茎,它会生出更多的支茎来,全身青翠欲滴,广袤的盐碱滩上仿佛铺上了一片片绿色的地毯。这时,妇女和孩童们开始一篮子一篮子地采回家,用开水烫一下,拌上点杂粮面,就成为鸡、鸭、鹅的美餐了。这就是当地人所说的黄樨菜。

入夏后,黄樨菜的支茎和针叶交叉处长出谈黄色的小圆粒,约有米粒大小,这便是它的籽。待到夏末,整个黄樨菜换了服装,茎、叶、籽全是金黄色的。

秋天,黄樨菜又三易其色——它仿佛是大自然的化妆师,在刻意地美化着大地。这时你来到莱州湾,会看到一派壮观、热烈的景象——无边无际的盐碱滩上,仿佛有大片一大片的火在燃烧——海风把黄樨菜染成了火红的颜色,不由人想起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的诗句来。秋季是黄樨菜的收获季节,那密密麻麻的犹如火柴头大小的籽粒把一二尺高的枝干压弯了腰。人们大车小车地往回运,作为鸡、鸭、鹅的过冬饲料。

如今富裕起来的人们讲究吃的科学了,野生的黄樨菜便堂而皇之地登上了大雅之堂——挺高档饭店的菜样橱里,碧绿的黄樨菜摆在显眼的地方。花个三五元钱,一盘配有数种调料的凉拌黄樨菜就给你送上餐桌。人们酒足饭饱之时,常见大鱼大肉盘子有剩物,而黄樨菜盘子空空如也。

我喜爱花草,但我更爱黄樨菜。

诚然,它没有兰花的清香,也没有云松的文雅,但我惊叹它顽强的生命力,我赞美它高尚的风格!在这连野草都难以生存的盐碱地上,黄樨菜居然能茁壮生长、繁衍不息,而且不需要人们去栽培、浇灌和施肥。它要求人们的很少很少,给与人们的却很多很多,这是其它花草所不能及的。

记得一次我去采黄樨菜时,遇到一位老大爷。他告诉我,三年自然灾害时,生活在莱州湾盐碱滩上的老百姓靠黄樨菜度过了饥荒,没有饿死人。听到这,我不由得对黄樨菜油然又增添了几分敬意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