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昔日天大同窗 今朝人间手足

天津大学65-70届企电甲班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答车夫 《哎呀呀,大而化之,叫俺云山雾罩! 》  

2011-11-07 13:44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答车夫

哎呀呀,大而化之,叫俺云山雾罩!  

 

汪鸣钟

 

 

    车夫言:

“跌多要涨涨多跌”未免太笼统了吧?能否举例说明大约跌到什么程度是跌多了?依据是什么?大约涨到什么程度是涨多了?依据又是什么?哪怕通过已经形成的走势举例说明我等也会有所斩获!诚然,“真金白银勿轻抛”,汪村如此大而化之,“勿轻抛”,无从说起了吧?

“定量”与“诸葛”相系,也太草率啦。大盘及所有个股每天每时的成交量、资金额各软件都提供准确数字,不可言定量从何说起?甚至于走势也不是任何时间、任何空间都无定量可言。例如,大盘或个股一旦明确走出4浪上升或下跌的走势,那么接下来它就会走第5浪!就像十月怀胎必定要分娩一样。至于接下来的5浪是与1浪等长或是1浪的0.618倍或是1.618倍或是其它;至于它是失败的5浪还是延伸的5浪,则正是需要我们据时、据势加以探讨的。你说是不是?就像婴儿早产还是如期顺产、其体重、身高需要为人父母者必须关注一样,不可掉以轻心、不可大而化之,你说是不是?

我回答:

“跌多要涨涨多跌”,就是笼统,此包罗万象,可以是跌到熊市底部,那是要涨,而且会涨很多,此时风险相对很小;也可以是一个阶段的跌,此时有可能会涨一点,也有别的可能,有点风险,没有什么‘大约涨、跌多少以及所谓依据’,就由判断和承受力吧,小心点就好。反之同理。

‘定量’是指用‘技术分析’根据已有的K线图来得出结论,比如某某点要升或要降,此非定量乎?我不是指每天‘大盘及所有个股每天每时的成交量、资金额各软件都提供准确数字’。至于‘浪’,有何根据?为什么不是七浪、八浪,又为什么不是四浪?五浪之说,也许是总结出来的,但如果我是主力,就不一定搞什么‘五浪’!

 

车夫说:

股市潮起潮落如同大海,它似乎变幻莫测,但并非不可预测。当代的科技虽然对海啸的预测还不够准确,但对海浪的预报已经相当准确了。我的童年时代是在大海边度过的,那些勤劳而勇敢的渔民常年累月与大海打交道。不幸葬身鱼腹的人有之,但那毕竟是少数。多数人还是一生平安的。他们常常享受到“晚上归来鱼满仓”的喜悦,那是因为它们通过实践基本掌握了大海潮起潮落的规律。

我回答:

自然界物象的预测,由于人类科学技术的发展,已经变得比较准确了。但是股市不同,它由多种因素共同作用。其中最不可捉摸的是:加入了人为的因素和社会因素。这使走势的预测,变得扑朔迷离,人文因素与自然因素有太大的区别,这是我的认识。

 

车夫说:

想当年汪村在大学就读一年级时,求知态度是那样的认真严谨,无论是绘图还是高等数学以及其他功课,不仅是知其然,必定也得知其所以然不可,从来不会大而化之。那种优良的学风哪里去了?诚然,股市蕴含着“大道至简”的道理,但恕我直言,你这个“大而化之”与“大道至简”肯本是两码事。

我回答:

我现在还是尽量做到‘不仅是知其然,必定也得知其所以然不可,从来不会大而化之。’其实,我说了,我只是一家之言,我对股市的认识经车夫提醒倒是觉得有点‘大道至简’了,谢谢!不过,大家参考也罢,不同意也罢,应该都没关系,而且我很希望大家的经验能成功。有成功的例子,我当然要学习!——我也期待这一天!

 

车夫说:

你是担心那些尚未涉足股市的同窗学友会跳进“苦海”吗?这点我们没有分歧,但是你有点杞人忧天了。想我学友个个明智聪慧,偌大年纪,从未涉足的谁还会去自找苦吃?如果你是想把已经心在股市的学友吓唬回来,从而多多关照班级博客,你想过没有,这是徒劳的。兴致使然,老了老了,执意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是半老年人的通性,恐怕连家人也奈何不得。倒不如因势利导,一来热闹班级博客,二来对股友的炒股成效起个“锦上添花”或“亡羊补牢”的作用,岂不两全其美?这就是我对班博和对5年同窗的良苦用心,所以才大言不惭地毛遂自荐,当然也是为了像学友学习,不看在5年同窗缘分上,我才不出这个头呢。我一年前已经与之联系上的个别民间高手已经足够我学习的了。

我回答:

具有讽刺意义的是:有些甚至没啥文化的股民,他们在某阶段误打误撞曾取得相当的收益。

 

我的认识:

既然股市如‘无头蝇’,那就缺乏用科学手段来对每个阶段的股市作出正确判断的根据!

还是那句话:“大家参考也罢,不同意也罢,应该都没关系,而且我很希望大家的经验能成功。有成功的例子,我当然要学习!——我也期待这一天!”

 

编后话:如同我难以说服车夫等众,车夫等也难以说服我,这不奇怪,而且,可以同时友好并存。我希望能有向你们学习的机会。以后,我只是关注你们,一般就不就此发表什么了(如果有需要还会参合),因为我已经把我要说的阐述得够多了,再多就‘多敲一点十三侬’(赵付县长语)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