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昔日天大同窗 今朝人间手足

天津大学65-70届企电甲班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乱弹琴 3  

2011-07-18 13:02:40|  分类: 《乱弹琴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那位同学说了:“嗨,这乱弹琴就是乱,怎么聊着聊着又出来文章了?”,咱这乱弹琴,突出的就是个“乱”字,不然怎么叫乱——弹琴呢?因赵乡长已经把这篇文章的发出日期公布了,要是再拿不出来,就显得不讲诚信了。

这篇文章只是纪实,让后人从中可以窥见我们所处时代的点滴生活。

那个惊心动魄的辛庄子夜晚(纪实散文)

宝坻县距天津150里。1969年,动力系战备疏散到宝坻,企电一甲、企二甲驻扎在辛庄子村。当时苏修陈兵150万于中苏边境,战争似乎一触即发,全国备战气氛凝重。

辛庄子是个有特点的村子,各家院墙并不高,一部分是石头垫底上砌土坯,一部分干脆只用高粱杆围起来。据老乡说,因为土地盐碱多,又经常发生水涝,所以只好种高粱。土坯建墙会让盐碱蚀掉,所以用石头垫底。除了围墙特殊,这个令人稍感荒僻的村子,还有一种神秘的气氛。据房东张大爷说,这个村历来就爱发生怪事。民国时期,洋人在此传教,教徒两手各捏着一根红绸子,抖着抖着两脚就离地腾空,到今天他也弄不明白是咋回事。

刚到辛庄子,我们就把“坏人”集中起来,并在各家挖战备地道、防空洞。尽管阶级斗争的弦绷得这样紧,仍不断有奇事发生,冷不防空中会升起一两颗信号弹,好像阶级敌人在暗中较劲。一天早晨全连突然紧急集合,向村外一座破旧烧砖窑包抄过去,结果抓住的是连长刘同学(东北人)假扮的坏人,系领导程俊宣布,演习到此结束。这一下,同学们阶级斗争这根弦绷得更紧了,本来就紧张的心情,又拉紧了一层。

正在这个节骨眼上,又传来一个恐怖的消息,有些房东家的鸡翅膀被剪掉毛,可是鸡不叫,人不觉,令人莫名其妙。这意味着,先剪个鸡毛给你瞧瞧,若要取你人头也是手到擒来,小菜一碟。何况家家院墙又是那么矮,进来出去如马踏小草,森然恐怖的气氛迅速蔓延全村,村民脸上罩着一层阴影、听不见歌声笑语,有的妇女三两人一堆,窃窃私语,指指点点,天一落黑,家家关门。得光、敏平、兰宝为查究竟,曾到一老大娘家亲自查访。大娘说:“夜里有个抹着黑脸的人在玻璃窗上眊了一眼就奔向鸡窝,却听不见鸡有响动,过一会人就悄然消失,第二天鸡翅膀已被剪秃了”,问她为何家人不出去与坏人搏斗?大娘说,老百姓单门独户,自古以来就怕土匪报复。

沉闷、恐怖;恐怖、沉闷,憋得人心快要爆炸了!

一天傍晚,村支书将李德光、王兰宝、程建平?(好像是)三个壮汉找来,说要执行一个重要任务——到他家去抓剪鸡毛的坏人。他家大门紧锁着,大家来到围墙边,支书纵身跃上墙头,观察了院内动静,然后一个猫跳,轻轻落地,寂然无声。这个支书30多岁,复转军人,身体粗壮稍矮,身穿褪色的旧军衣,动作敏捷矫健,态度果断坚定,眼光尖厉明亮,黑夜里跟着他,我们似乎胆也壮了一些。他把我们带到后院土炕上,大家趴着通过玻璃窗盯着南墙下的一个鸡窝。支书交代几句就走了,只剩下我们三个人。这个院子正处在村边,东西是一道高粱杆围墙,外面就是野地,夜深人静,月光昏暗不明,小风时不时吹动,当做院墙的高粱杆簌簌作响。大树模糊的阴影参差落入园中,好像是蠕动的恶鬼的身影。我们三人轮流趴在窗前察看对面鸡窝的动静。到后半夜,突然刮起大风,大树的枝条摇摆着发出呜呜的呼啸声,月光完全消失,留下一片黑暗。猛听得“哗”的一声响,仿佛有人跳过院墙,三人猛一惊,下意识地握紧手中的棍子,头贴着玻璃窗睁大眼睛看了好大一会,才发现是风把一根木桩吹倒,砸响了高粱杆院墙,让人虚惊了一场。大家又冷又困,趴着趴着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第二天检查鸡窝,鸡的翅膀完好无损,没被剪掉毛。

村里暗暗地搜查了很长一段时间,始终没有抓住剪鸡毛的人,而这个剪鸡毛的诡行,也在人们逐渐淡忘的过程中,不知不觉地消失了。

 

二月十三日撰写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