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昔日天大同窗 今朝人间手足

天津大学65-70届企电甲班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从辛庄子点滴说开去——响应秃哥“乱弹琴”  

2011-07-18 17:48:11|  分类: 《康乐村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从辛庄子点滴说开去——响应秃哥“乱弹琴”

 

汪鸣钟

 

秃哥是好记性,我对于当初的许多事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地淡忘了,看了“秃弹”,有些事依稀记起点,既然是“乱弹”,那我也来“弹一弹”,想到多少弹多少,也不连贯,就是一个“乱”字了得!

秃哥文中的“结果抓住的是连长刘同学(东北人)假扮的坏人”,此刘乃刘志信同学也,是企二级的同学,后来我、他、加上另外二名同学共4人一起分配在同一个厂,就是现在的大连石化公司,刘同学此公位列公司副总之职,哪像本人干一辈子仍是白丁,真是不好意思,哈哈!

关于当初“阶级斗争”的具体情况我已经不怎么记得了,反正让人感觉像乌云压城般,谁也不轻松。

我的房东是李文英、孙洪兰夫妇,年记比我们大不多少,这两个老乡具有中国广大农民阶层的朴实、善良的特点,很照顾我们(好象有五位同学住在他家),冬天天冷,他们会多烧一会炕,煮好的老玉米就硬要我们吃……

隔壁是李的大哥叫李文成夫妇,养着一条黄狗,下雪天,有时李大哥就领着黄狗去猎野兔,居然有时就有所获。我还记得李大哥当时花二元钱就能买到一付四个猪蹄加一根猪尾巴,那猪蹄可是很长的,一直到肘关节以上哦,这样的分量要是现在那得要多少钱呢?

院门外右手一家养了六、七个闺女,左手一家好象是六、七个小子,提到这个肯定有同学比我了解得深入得多。

那时我是我班的卫生员,看看书,上点心居然学会点针灸,那时的人胆子有多大!我敢下针居然好多同学就敢让我扎,我记得张贵生的胃常常不舒服,我给他扎内关、中脘等穴位,洪启的腰不好我给扎肾腧等穴位,还有很多同学我都服务过,后来很多老乡也要我给下针,现在想起来让我感到后怕的是回校后有一位下到我们班的老师(当时有近30岁吧,好象姓刘)有头疼病,我居然从其风池穴往对面眼珠方向扎进二寸——那可是脑子啊,没出毛病真是万幸了(想想真是冒汗)。

我们在农村那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,后来到工厂是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,是“臭老九”身份,其实作为一个有“知识分子”身份的老百姓,在工作中或人际社会活动中受到过种种不公的对待,但是给我最有感触的是:在真正的工人、农民之中,他们对这些“知识分子”实际上是很尊重的,在工作和其他方面完全可以互补,给我们下套的实际上都是另外一些人——这些人是错误路线的实施者、受益者,他们会无限扩大错误路线以求得他们的既得利益,就是到现在这一部分人还很“念旧”呢!

辛庄子的老乡们你们还好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