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昔日天大同窗 今朝人间手足

天津大学65-70届企电甲班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朝华碎影(二)(三)  

2011-07-08 21:16:28|  分类: 《朝华碎影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小序:《记企一甲同学们》受到几位师兄的谬夸奖,老秃听说后,就像喝了一瓶威士忌,打了一剂强心针,手之舞之,按捺不住又写起来。为了不使大家看了倒胃口,老秃使出浑身解数学习《世纪新语》的笔法以简练为文章特色。英国哲学家培根说:“简练是天才的孪生姐妹”。写得简约有味不是随便能成功的。诸位看官,做个评判家鉴定时,也要从这一文学角度入手,否则读之味同嚼腊矣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朝华碎影  (二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卷首语

     我所亲爱、所想念的弟兄们,你们就是我的喜乐、我的冠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新约   腓立比书

(1)      张贵生和我摔跤

 

老秃看了一本《中国式摔跤》就得意忘形,用很不礼貌的口吻对张贵生说:我敢让你一个“狗抱腿!”哪知贵生用两手一抱老秃前腿,用脚轻轻一勾老秃的后腿,老秃就仰面八叉,四蹄朝天。不过开水煮鸭子——嘴还是硬的:“真动手你不是个!”

(2)       赵洪启仗义勇走后门

老秃患高血压,毕业分配体检不能过关。赵洪启说:“好好睡一觉,降降血压,下午我陪你去。”

到医务室,洪启在女医生耳边得波得波神聊一阵,只见女医生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大笔一挥:88------138,嘿,过关了!

(3)      刘彦泰无奈怒叠褥子

刘彦泰是个文雅干净人,老秃却带些无赖气,每天在彦泰的床上躺来滚去。彦泰哀求道:“别滚啦,到你床上去吧。”老秃却像《水浒》中的牛二,依然故我。气得彦泰叠起褥子,露出光板床。

 后来彦泰来一个惹不起咱躲得起搬到213去了。(这个原因待考)。

(4)      刘弘宣讲外国名著

息灯后,马路上一缕灯光射进214.。刘弘躺在床上比手画脚大谈托尔斯泰《复活》,《安娜卡列尼娜》。老秃到今天也没看过这两本书。但却记住了《安娜卡列尼那》的开篇句:所有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

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鸣钟略论革命歌曲

鸣钟是班里知名度最高的业余指挥家,曾瞎指挥老秃独唱 “人说山西好风光”、“江河水”等名曲。他在指挥过程中,发现了一个特点:就是歌曲,尤其是舞台上合唱的革命歌曲,结尾必须是上扬的,这才有革命气势,若往下抑就泄气了。例如“走在革命的大道上,大呀大道上——”。这最后一个上字,必须唱成上(高八度)——。

 两人发现这一规律,就张开喉咙大声合唱:“大呀大道上——”“亮呀亮堂堂——

温馨提示:鸣钟当时睡在靠窗的上铺,合唱时从床上下来站在桌子上,老秃站地下。

哎呀气死我了,你怎么还没想起来呀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几十年过去了,很多往事都变得模糊了。但同学的身影,虽然渐行渐远,却越来越清晰。因为友情深深,所以记忆铭心。

     朝华碎影  (三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卷首语

  叹年光过尽,功名为立。书生老去,机会方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宋   刘克庄

  横纹织就沈郎诗,中心一句无人会,不言愁恨,不言憔悴,只任寄相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宋    无名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李洪娣大喊战斗李

   李洪娣是团的宣传委员,热情泼辣,小组会上发言爱说一句:“反正吧``````反正吧”

   一天拿张表让大家填写,老秃指着自己的签名,自卖自夸地说:“你看这李字写得多带劲!这是战斗的李!”

后来几天,洪娣一到214就大喊:“战斗李!”连得光的名都不叫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孙树永的小本子

  树永有个小本子,常让老秃看,上面写满诗词,字迹龙飞凤舞。若没点文学功底还真看不懂。老秃心中暗暗佩服。

毕业分手时,树永拿着小本子让老秃写一句勉励的话。那知老秃故作老成,扬笔挥洒,却没有让树永给自己题一句话。这种妄自尊大的态度,至今想起来,老秃仍觉着羞愧不已。

杨惠民练拳

杨惠民湖南新化人,练就一身湖南民间拳。在214宿舍,惠民略露一小手,只见他闪展腾挪,呼呼生风。老秃看了不觉悚然。这小子个子不高,功夫了得。以后别沾惹他,给我两下,那能受得了/?

这些担心是多余的,不久惠民就成了老秃的好朋友

李敏平教我钩鱼

老秃只听说过钓鱼,更没见过钩鱼。

敏平拿来一个錨式钩子,后面拴着长长的尼龙线。往青年湖里一甩,然后将尼龙线,一拽一拽地猛力往后拉,王兰宝、李老秃也轮流上手,居然钩上一条鱼。敏平讲解说:这小錨能钩大鱼的鳞,小鱼反钩不上。

不过用茶缸在电炉上煮鱼,吃起来寡淡无味,因为调味品只有盐,连酱油也没有。

郑德元温暖我心

老秃家中经济拮据,但看见李炳铨、苏玉添冬天连棉鞋也没有,那敢叫苦?

一天生活委员郑德元让老秃填了一张申请表。当老秃拿到九元五角助学金,一股暖流充满全身,除了感谢党,剩下的就是感谢郑老兄了。

李老秃自我批判  李文安接受道歉

老秃日记:我当上副班长(军训)后,指手画脚分派刘弘擦玻璃,指挥李文安贴标语,这是骄傲自大的表现。

第二天老秃找李文安谈心,批评自己的缺点。只见朴实憨厚的李文安频频点头,竟然接受了老秃的道歉!

 

 这些同学们的平凡琐事,在外人眼中,也许冰冷无味。但在老秃的心中,却是滚烫的火山石。不时的温暖着老秃的心房。一个人静静坐在家中,心中翻腾起校园生活,显现出同学面容。有时禁不住开怀大笑,有时忍不住潸然泪下,那沸腾的年代,那温馨的岁月,永远是我心中最珍贵的记忆。

 

 

1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