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昔日天大同窗 今朝人间手足

天津大学65-70届企电甲班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吾说吾诗 赵洪啟  

2011-08-13 12:40:49|  分类: 《乡长有话说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8月7日下午,我随设计院全体在蓟县开年中会兼旅游三天归来回到办公室,随即打开电脑观看建平兄挂在咱班 视频网站上的三个视频终稿。正巧“绿色章回”作家汪村出现在MSN聊天界面,我们哥俩聊了会。我顺便把拙作《话说老中青》发给他 ,并瞩他可提意见,也可绿色一把。果然他迅疾出手写就第三十回。

         顺着 汪村指引我在网上找到了郭老的诗,贴于后,不知是否汪兄所言那首,好像没涉及“中苏”关系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郭沫若《长江大桥》

   一条铁带栓上了长江的腰,在今天竟提前两年完成了。

   有位诗人把它比成洞箫,我觉得比得过于纤巧。

   一般人又爱把它比成长虹,我觉得也一样不见佳妙。

   长虹是个半圆的弧形,旧式的拱桥倒还勉强相肖,但这,却是坦坦荡荡的一条。

   长虹是彩色层层,瞬息消逝,但这,是钢骨结构,永远坚牢。

   我现在又把它比成腰带,这可好吗?不,也不太好。

   那吗,就让我不加修饰地说吧:它是难可比拟的,不要枉费心机,

   它就是,它就是,武汉长江大桥!

  

  为了便于对比,也把拙作贴于后:

      《话说老中青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洪啟

2011-8-6     于天津蓟县盘山

 

 不要说你年青,最靠不住的是年龄,嘴上没毛办事不牢。

不要说你中年,最吃不消的是穷于奔命,家里家外上有老下有小。

不要说你年老,最看不惯的是倚老卖老,你的所谓经验还能用多少。

呜呼!人的一生岂不是各年龄段风景都不好?!

 

不,我要说我年青,我好学、我向上、我奋进,我在事业上当先锋,志气高。

不,我要说我中年,我成熟、我不惑、我务实,我在事业上当脊梁,最可靠。

不,我要说我年老,我老诚、我深沉、我多谋,我在事业上当谋臣,不能少。

呜呼!人的一生岂不是各年龄段风景都美好?!

 

问题是,“老中青”都能否正确摆位,贡献要多,索取要少。

问题是,领导者都能否知人善任,布兵摆阵点子高。

问题是,“老中青”都能否自知其短,扬长避短,素质高。

问题是,领导者都能否做出表率,取得部下心悦诚服的每一票。

 

君不见,人老了常为虚度年华而悔恨,追悔莫及,惊呼岁月催人老。

君不见,人老了常为碌碌无为而羞愧,悔恨交加,感叹时代把我抛。

为了不悔恨,你调整好心态,过好每天,每月,每年,那你年年都快乐,心情好。

为了不羞愧,你调整好心态,过好青年、中年、老年,那你一生都幸福,舒心笑!

 

啊,“青中老”会贯穿每个人的一生,沿着这条轨迹,终生到老。

啊,“老中青”会存在每个集体,摆开这不变的阵势,向前奔跑。

每个人的活力都得以激发,那这个集体就是“老中青”的坚强依靠。

每个人的日子都活得精彩,那再高目标都能实现,来日更辉煌,前景更美好!

 

当然咱不能和郭老比,只是赞叹汪兄的惊人记忆力,他看了我诗立即联想到郭诗。

大家看,连韵脚押得都一样啊!有木有仿诗韵之嫌啊!我冤枉啊。呵呵

也同意汪村对我诗立意的理解,励志之作也。

关于文体,汪村挺不以为然,认为介是“嘛玩意”。他说:

儿时心思:此是诗耶?吾以为如唐诗者为诗,此是嘛玩意?就是现在仍是懵懂,不开化也,

然老郭者乃大家也,乡长高作能攀于此想必沾光,吾妄言之,惭愧、惭愧!

既然郭诗都不是玩意,吾诗就更别提了。郭诗我就不评论了,但吾说吾诗,吾诗是诗:

1、唐诗或古体诗当然是诗,一般称律诗。十分讲格律。押韵、平仄、对仗十分严谨,十分吃功夫。汪兄从小到大认为这才叫诗,没错。但进入近、现代写古体诗的人越来越少。于是出现了现代诗即白话诗。如果按内容的表达方式可分为叙事诗和抒情诗。从语言韵脚结构上分,有自由诗、散文诗、韵脚诗。吾诗即属于抒情诗类的韵脚诗兼具散文诗特色。韵脚诗的定义是:“韵脚诗属于文学体裁的一种,顾名思义,泛指每一行诗的结尾均须押韵,诗读起来朗朗上口如同歌谣。这里的韵脚诗指现代韵脚诗,属于一种新型诗体。”请注意我是顺口成句,随手写出,整理韵脚成句、成诗。写的时候不知道吾诗是属于韵脚诗,刚上网查的。哈哈

2、记得好像是诗人臧克家为诗刊题字“诗言志”。吾胸无大志一生,有时心血来潮就“诗言情”,言心情。想表达心情时信马由缰,实在押不了韵的就成散文了。能押韵字数整齐的就成“现代律诗”—顺口溜了。这回还是头一次,似乎每一行都押韵 — 成了韵脚诗了。

3、还是说内容吧,这是主要的。人啊人,从性别上分是男人、女人、中性人;从年龄上分是老中青;从职务上分是领导和群众。我的《话说老中青》就是话说老中青加领导,即“三种人”或曰“四类分子”,哈哈,仿佛回到那个年代。主题:四类分子都被激活,企业就兴旺。这么浅显的道理如何表达生动呢?我选择先把大家“拍懵了”:前三句直击老中青的弱点和无奈,然后一句呜呼陷入悲观。我朗诵时故意到此停顿稍长,虽然也有不小的掌声,但很快全场安静,估计都在赞同又似有不服。一声“不”,把他们吓了一跳,又连着两声“不”,一声呜呼,把大家表扬得心情澎湃。于是问题摆明了,人人都会经历青中老,单位始终存在老中青。问题是四类分子是否能自觉摆正位置,扬长避短,就是关键所在。不能以其昏昏度过一生再追悔莫及,领导者(包括中层班组长)肩负激活别人的职责.....等等就是后面诗作的意思了,层次还算清晰,内在联系尚算紧密。朗读下来还算上口。同事们报以热烈掌声。

4、要说郭诗和吾诗也有另一个共同特点:都是应景之作。应景之作似乎可以取得别人谅解,既然应景,难免粗糙。因为恰逢年中总结会兼旅游,各类联欢会上我几十年如一日必须出节目,午饭后出发,时至九点起笔,12点半登车我迟登,是最后一个,因我刚刚写就打印出炉,催促三次耽误了全院出发时间。“这老头,慢慢腾腾。”遭到了大家反感。但事后我对自己的评价是:“新鲜出炉,唯一原创。”同学们,我的脸皮厚不厚?心态好不好?呵呵。其实说仓促啊,说应景啊,对于我纯粹是遮羞。就是不仓促、不应景,再给我30个小时也改不好到哪里去。功力、修养就到那了。于是得到的评价当然是:嘛玩意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