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昔日天大同窗 今朝人间手足

天津大学65-70届企电甲班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磕磕绊绊度春秋——之五  

2011-08-29 10:15:05|  分类: 《磕磕绊绊度春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磕磕绊绊度春秋——之五 

汪鸣钟

 

   前文写到我参加援朝二期的困难和凶险,除了我的准备极其不足的问题外,还有甚于这些的困难。

   这次在技术组中电气人员有二人,另外一人是一位车间付主任(S主任),他从运行工人升到此位——其实还有另外的付主任,那是一位德才兼备的领导,虽然也是工人出身,但是经过多年的努力学习,具备了让我们都很敬佩的业务能力,且为人极好。为什么不是这位呢!

   这是一个极糟糕的组合!

   在那样的环境中,我是小心翼翼的。迅速掌握有关各个环节的技术要点、能胜任自己范围内的所有工作,这是我的基本想法。要知道这不是在厂里,那里有的是是后备力量,压力自然就没这么大,如果你处理不了这里的电气范围内的问题,有谁能来助力?

   无知者无畏,S主任可不这么想,也许他的压力没这么大——技术问题当然由技术人员解决,至于我S主任的任务就是管理你老汪!我猜,S主任就是这么想的。

   去到朝鲜不长时间,两者的矛盾突然暴发了。原因是这样:S主任批评我,不应该跟我方其它单位(北京设计院、天津施工队)的人员在讨论图纸技术问题,也不应该在做电气试验时,朝前观察。这样的批评简直是无耻——我们到这里干嘛来了?!我当然要据理力争,讲道理,这却使S主任暴怒,跟本不听我的解释——我在《武七谈早期教育》中提到过我高中时的一位老师,之后的情况二者有点相似。

   在施工过程中,我俩就是在工地瞎转悠,那边在进行同步机调试——不能去观摩、沥青成型机本身都有一些问题也不能参与解决……再这样下去,肯定是不能完成任务的,而其后果不管是对国家还是对个人都将是不可想象的。

当初那老师是有绝对话语权的,但S主任没有,在很无奈的情况下,我找技术组主管W主任(组长是一位厂长)谈了话,叙述了事情的经过,讲了我对工作的看法和忧虑。

W主任当时没有表态,二天后,W主任找我谈话:“我已经找设计和施工方了解过情况了,他们都说这是正常行为,你该咋干就咋干。”(你看W主任那工作方法,有调查有研究,这才是一个当领导的应该干的)。我不知道W主任有没有跟S主任谈过话,但S主任并无什么变化。

之后,我就在正常工作时间之外,不断地向其它二方的技术人员学习、讨教。我和他们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,终于对于所有技术问题,慢慢地了然于胸了。

听说过“滥竽充数”这个典故吧,当要独自吹竽的时候,那位‘南郭先生’选择了逃跑,但是我们这位‘南郭先生’是无处可逃啊!开工72小时后,其它二方就逐步撤出,改为各专业二人轮班一天一宿,之后的情况大家可以猜得出——现场能拖的问题就拖到我的班,不能拖的就经常从数十里外把我这个休班人员请去解决。

其实我很明白‘为尊者讳’的道理,况且本来同专业的二人就是一根绳上的二个蚂蚱,应该齐心协力唱好这台戏,但是,造化弄人,成了这付样子!

这位S主任的结果挺惨的,大家对他很了解了,成了取笑的对象,我记得技术组组长(厂长)唯一一次在全组会上当众严厉批评的对象就是他(S主任在10年前已离世,我不好再多描述了)。回国后,出国人员大都被升了官,而这位却丢了官,做回他的百姓了。

有道是‘杀敌一万自损三千’,我的损失也不小,老伴常说我从朝鲜回来头发已经白了不少,那时我才36岁吧!

 

花絮:

1       那时,大连的物质生活还比较贫乏,挣得也不多,还在过穷日子,但是去到朝鲜,我们的生活标准每天是二十元(那时我们挣多少,大家还记得吧!),我们中有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,体重增重十五斤,这是应该是猪的增重速度!

2       我那时还负担不了400余元一台的12英寸黑白电视机,回国时,用补助款买了一台14英寸的彩色电视机,好象有点成就感喔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