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昔日天大同窗 今朝人间手足

天津大学65-70届企电甲班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吃蟹往事  

2011-09-26 13:57:17|  分类: 《康乐村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吃蟹往事

 

汪鸣钟

 

   最近由‘章回三十一’到‘相声段子——吃蟹’,都提到了‘吃蟹’,那蟹本是美味,我们乡长却被弄得狼狈不堪,盖因当前有一些不良之社会风气,造假、制假泛滥,离我们县长希冀的‘要靠社会风气的良知(大意)’甚远。

上述这些钩起了我的一段‘吃蟹’经历,写来与大家共享。

我供职的厂子临海边,在七十年代,海边有挺多的叫做‘赤角红’的蟹子——现在是没有了,因为海边已被填了很多,那些蟹子们的老窝早已被埋了,再也难见天日了。

那‘赤角红’我觉得比其它海蟹肉质更鲜美,况且在应时季节,盖内蟹黄很丰厚,说到这里乡长一定出口水了。

大约是1977年吧,我在试验班做技术员(没有职称,只是那么称呼),班内一位年轻工友说:“汪师傅(那时都那么称呼),今天中午,我给你去抓蟹子吃。”我当然高兴,他利用午休时间,下海捉蟹。

大连人捉蟹也叫‘碰海’,带个水镜——一种能将双眼保护住、前端是玻璃片四周是橡胶围档的东西,右手带只纱手套——防止被蟹夹着,左手持个网超(音)—— 一个带把的铁丝圈、有一个开口网兜固定其上,下海后抓到蟹子就放在网内,进去了就出不来了。

只见这位工友在海上一会儿冒头,一会儿扎进水底,真是上下翻飞,我在海边观光景,直可惜我没那扎猛子的本事。也只有半小时光景,他手提网子上岸来了——收获颇丰,大大小小有十多只蟹子,在网兜内挣扎。

我俩找个地方,将蟹放在开水壶里煮熟了,躲在一个工作间,我就开始大嚼起来——原来那位工友自己是不吃的,他说他早就吃够了,我顾不得奇怪,一只接着一只吃将起来,就这样吃到后来,我也‘吃够了’,后面几只全然没有开始那些蟹子那么美味了,怪不得他是吃够了,怪不得他一直笑咪咪地看着我吃!

现在的人们,如果只是一个平民百姓,恐怕没有将蟹子‘吃够了’的机会,如果乡长有机会把蟹子‘吃够了’会是怎样地爽快啊!

试验班的班长,是远近闻名的抓蟹能手,人们形容他抓蟹子是去‘拿蟹子’,他上班前、下班后每次抓到的蟹子总有十多斤吧,但他不轻易解囊——我的印象中,只吃过他一只不大的蟹子。这位老兄在初春和深秋冰冷的海水里‘作业’,长此以往后来得了骨癌,再后来就离世了,这让我想到一个民间故事:一个人被大老鹰带到一座金山,他可以随便装金子,但必须在太阳露脸前离开,但他专注于拣金子,不听老鹰的催促,最后老鹰只好自己飞走了,而这位老兄跟他的金子一起被太阳灼化了。

我吃蟹的经历有点意思吧?其实也能给我一点启示:过犹不及,啥东西都有一个度,再好的食品吃多了也一样味同嚼腊,吃项如此,其他也是一样,我们的身外之物,没有它们是不成的,但是只要让我们无后顾之忧就成了,千万不要像那位在金山上孜孜者一样就不妙了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