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昔日天大同窗 今朝人间手足

天津大学65-70届企电甲班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汪村长他乡遇故交 李幽长山城遭俚语 .孙树永.  

2011-10-18 22:50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《气亦佳章回小说》之三十五——轻松、幽默而已

声明:本系列经有关部门认证,为原生态、绿色、环保之产品,并有治疗忧郁症之功效,得QS之标志


孙树永

 


三十五       汪村长他乡遇故交          李幽长山城遭俚语


(此文得作者授权,同意‘改改’,然吾之改改,意为格式统一,未敢连内容也’改改’,实此文编于‘幽他一默’亦妥,吾捷足先登也——不好意思!今后欢迎各位参与《气亦佳章回小说》。    康乐村   汪村长)


续得光同学《乱弹琴》之“苹果—皮鼓;流氓—6角;畜生—出身”一文

话说康乐村村长七十年代初到山城重庆出差,一日闲暇无事,便到山城繁华所在“解放碑”一带溜达。咦?那不是幽默栏长吗?“幽长!幽长!”村长急呼之。二人相迎跑来,情不自禁地拥抱在一起。村长高兴言道:“仁兄,你在大学时就孜孜以求,博览群书,连那古典名句出处也都仔细记录在案,甚勤奋也!而今想必通今博古了吧?我倒要考考你,古人所云人生四大喜事是什么?”幽长笑道:“岂敢,岂敢!贤弟过奖了!不过这人生四大喜事倒还记得的:乃‘洞房花烛夜,金榜题名时;久旱逢甘霖,他乡遇故知。’你道是也不是?”村长高兴地拍手叫道:“正是!正是!你我今日不期而遇,正应了这第四句,此乃人生一大喜也!岂有不庆之理?渝蓉一带,馄饨可口而便宜。这年头,虽然人人囊中羞涩,一顿馄饨我还是管得起的!来来来,你我去吃个痛快!”

不料那幽长面露难色,推托道:“我吃馄饨,必放老陈醋不可,这山城之醋实在不敢恭维。仁兄要食馄饨,待有机会到寒舍来,我定命我那‘屋里的’给你做一大锅山西馄饨,那康熙年间的老陈醋一浇,乾隆年间的香油一撒,不是愚兄自夸我“屋里的”,经她手烹出的馄饨味道鲜美极了。此一餐就免了吧!”幽长执意不食,颇有谈食色变意味;村长却不依不饶。不得已幽长吐露了真情:“实不相瞒,这重庆实在不是我北方人呆的地方。这里的辣椒辣得血乎,而且凡菜必放辣椒!几日下来弟见椒如见虎也!害得我每日只得干啃馒头,到现在我的嘴唇还火辣辣地疼,已经瘦的皮包骨了。一俟任务完成我即打道回府,你就饶了我吧!”“这有何难?那小摊上的馄饨是煮好了后当着你的面放佐料的,你告诉他别放辣椒不就行了嘛!走吧,走吧!”村长如此热情,幽长也觉得却之不恭,只好硬着头皮跟随,心里仍惕惕然。村长边走边叮咛道:“仁兄呀,咱入乡随俗。这里管辣椒叫辣子,馄饨叫抄手。不要用北方名称,以免人家笑话咱见识少。”“这方面贤弟尽管放心!我现在天南海北的风土人情,方言俚语无一不晓。你知道吗?馄饨还有一名叫‘云吞’。叫什么难不倒咱,我就怕它这里的‘不怕辣、辣不怕、怕不辣’的怪习俗!”

说话间二人来到馄饨摊,那村长手一摸兜,不由哎呀一声!心中叫苦道:“坏啦!这可如何是好?”各位看官,你道那村长为何一惊一乍?原来那年代吃饭得用粮票,粮票比钞票还珍贵!那村长怕不慎丢失了粮票,硬是把两张5斤的全国通用粮票放在小旅馆里了,兜里仅仅只有1两粮票了!1两粮票只能买一碗馄饨!各位看官,您啦莫要为村长焦急,那村长也是走遍大江南北之人,他急中生智对幽长道:“你快去盯着,别让他们放上辣子了,先吃它一碗。我去方便一下,马上就到!”

那幽长见服务员麻利地盛上混沌,面前却放着十几个调料小罐,什么酱油、香油、味精、醋及各种绿油油的小菜应有尽有,要命的是中央盛着血红辣椒的竟是一个大盆!幽长见状不由头皮发麻,嘴唇又火辣辣地作疼起来,急忙向服务员声明:

“同志,我不要辣子!”

服务员热情地回应:

“要得!”

幽长心中一惊!转念想到,服务员光顾得忙活了,没听清。他就提高嗓门:

“不要辣子!”

服务员也把嗓门提高了一下,

“要得!”

幽长心中好生奇怪:“这厮好生无礼!难道在你这一方水土非得挨辣不成?没这个道理嘛!”他大声喊道:

“我不要辣子!”

服务员也大声喊道:

“我要得!”

岂有此理!那村长请的是我,“你要得”从何说起?他便气哼哼地嚷了起来:

“我不要嘛!”哪想到服务员也不示弱,马上也嚷了起来:

“我要得嘛!”于是二人一唱一和吵将起来:

“不要嘛!”

“要得嘛!”

“不要!不要!”

“要得!要得!”

 “不要!不要!不要!”

“要得!要得!要得!”

“不要,不要,就不要!”

“要得,要得,就要得!”

那幽长越来越急躁,嗓门越来越高,那服务员也越来越急躁,嗓门也越来越高;你生我的气,我也生你的气。二人心里都在想:这叫嘛事嘛!小小一碗馄饨,竟碰到如此胡搅蛮缠的人!那幽长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:这分明是重庆人排外嘛!怎么,怕外地人多了吃了你们的粮食你们挨饿?就拿辣椒吓唬我们?我们可是带着全国通用粮票来的!想我山西人乃来自英雄关云长故里,小子你庆幸吧,要是换成当年的关云长,早就挥起“青龙偃月”,一刀结果了尔之性命!于是那关云长白马波斩颜良、延津口诛文丑、在古城曾砍过老蔡阳的头……等英勇场面像过电影般地在幽长脑海里迅速闪过,嘴里还在一边嚷着:“不要不要就不要!”

却说那村长在悄声跟一个顾客说明原因,出2倍价格买了一斤重庆市地方粮票,事刚办妥,见那边厢吵了起来。急忙跑了过来调解:“二位不要吵,二位误会啦!”又转向幽长解释道:“‘要得’是此地俚语,就是‘晓得’‘知道’的意思。你说‘不要’,他说‘知道’,你理解为非要不可,你们误会啦。”那幽长不由一愣,那服务员似乎也明白了缘由,四目相对片刻,不由哈哈大笑起来,二人遂握手言欢。


这正是:

         有道’苹果‘为‘皮鼓’     更有‘可以’为‘要得’

         若非汪村及时到        幽长、小二闹沸扬

         

编后话:

(一)得光一文阅后不由人笑出声来。遂想起一则友人讲的笑话,胡编乱造。未经有关部门认证,未得QS之标志,解释权归友人所有。(已通过QS补充论证———汪村注

(二)后续节目预告:

(1)热烈庆祝《天津大学65—70届企电甲班博客》创办一周年(给乡长的信——关于班博再加一村的建议)

(2)汪村长偶做记者,镇领导口吐方言(二续得光同学《乱弹琴》之“苹果—皮鼓;流氓—6角;畜生—出身”一文)

(3)尚未拟出恰当题目,文章大意:古为今用,重在表达思想和感情。我不受八股规则限制,既是自贬(会举例说明),也是实情。非常赞赏箱长《疑似某律》、村长《乱律》的观点(说得好!众皆可‘疑似’、‘乱律’,勿受框框约束可也——汪村评

余离班博久矣,先列出几个题目,争取个好态度,以恕前衍。身边琐事较多,(1)文将按乡长规定时间发出,其余可能晚一点,望谅解。(三天打鱼、两天晒网,本乡之规矩也,勿以为意——汪村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7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