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昔日天大同窗 今朝人间手足

天津大学65-70届企电甲班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给洪娣、鸣钟二兄的信  

2013-03-13 12:20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 首先感谢二兄对我的鼓励。

  洪娣姊言说,她和曹杏甫大哥经常看班博。曹哥何不在班博上写点文章?“南方的才子,北方的将”。才子的文章定然好看,我这里先拍手欢迎啦!

  鸣钟兄笑我,不懂“拨拉”的意思,却热唱无锡小调几十年,确实是这样。我写这两句唱词,既不翻书本,更不查电脑,纯由心头所记写出。我把无锡和城二字分开,是因为曲调在此有停顿。《中国民歌》是分成上下集两本的厚书。书中是否对“拨啦”有解释闹不清了。多年来我一直把“拨啦”当成语气助词,如当成“呀哈”或当成词语后缀,如当成“哪个”来理解的。现经汪兄点拨,可谓茅塞顿开。

  由周 煦良先生主编的《外国文学作品选》79年版第二卷中说:“俳句又名发句,原是日本诗歌中的一种体裁。一般以三句十七音组成一首短诗。它本来是俳谐连歌的第一句。经松尾芭蕉的改革,才成为一种独立的诗体。芭蕉的俳句,多借自然景色抒发感情,文笔清淡,独创一格,后世称其为“俳圣”。俳句举例:

   绵绵春雨懒洋洋,故友不来不起床,

   山茶花,花瓣一散水珠落,

   三月春潮退,柳垂枝带泥,

   古池冷落一片寂,忽闻青蛙跳水声,

上世纪六十年代,人民日报副刊,曾载有一位中国作家写的俳句,我当时也读成非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德光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