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昔日天大同窗 今朝人间手足

天津大学65-70届企电甲班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秃笑谈 (1)  

2013-10-28 19:07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 鸣钟先生又写了回文,“李老秃多醋醋多秃老李”,老秃再和一句:“洪启来写诗写来启洪(起哄),这是开玩笑,洪启先生的诗是写得很好的。这是闲话,言归正传。

诗曰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姑妄言之逗你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姑妄听之寻开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皆鄙乡真人真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勿随意对号入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范铁嘴谈“鬼”

  范铁嘴说|:

土改时他们村有一家地主被扫地出门,工作队驻扎在这个地主的大院。半夜忽听得东偏房响起了织布机声,“咯嗒,咯嗒”,声音清晰响亮。众人一阵紧张,提起手枪挤到玻璃窗前,趁着月光向外看。只觉织布机声渐渐停息,从东房里走出一个穿一身白衣服的女子,脸面看不分明,飘飘忽忽转向后院而去。有一个性急的工作队员,举起手枪,照背影就是一枪。不料枪却打不响。众人吃了一惊,心知有异。整夜没敢睡觉,睁眼捱到天明。大家拥到东房门前,只见门上封条完好无损,铁锁牢固落满灰尘,顿感大惑不解,油然而生恐怖之情,悄悄地撤离大院,后来向老乡一打听,才知道这座院子里的东房,是这家地主儿媳生前的织布房。儿媳因家庭矛盾,含冤在东房上吊自杀,从此院里就不安宁。土改后期,分房分浮财,没人敢要这个院子。有个光棍愣汉,大摇大摆的住了进去。不半载,人变得神志恍惚,精神颠狂,嘴里喃喃自语:“织布机,吊死鬼;织布机,吊死鬼······”后来这个单身汉四处游荡,不知所终。从此这个院子无人再敢居住,以致院里遍生野草,破败荒芜。

范铁嘴,原名范建珍,河北深县人,是我同车间的电工,因能说会道口若悬河,人送外号范铁嘴。

     别以为老范讲了个地主家里的故事,一定是地主后代或亲友。其实老范是个烈士子弟。他曾在我面前不屑一顾地说:“什么省军区司令,什么省军管会主任,要是我爹活着,哪能轮上他们当这官!我爹38年参军,48年南下时腰里别着盒子炮,至少是个营长,只可惜不知在那个战役中牺牲了!”他又得意地说:“我家有烈士证书,只要我妈活着就管用。有一次我到市民政局说:我的两个孩子上学没学费,抚恤证书上写着不能低于居民平均生活水平,。孩子没钱上学,算不算低于平均生活水平?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一看烈士证书,乖乖的拿出200元递到我手里。”

582(58年二级工)升工资时,老范说,58年他在老家当小校教员,应该算58年参加工作。我受领导指派,前往深县(羊窝子),他老家调查。回厂后,我只不过是如实向领导汇报,证明他确实在老家当过教师。对此,老范竟十分感激我,我们成了好朋友。

  工人们说,老范说话滔滔不绝,是因为舌头下面,长着一个绿豆大的肉疙瘩,我却知道,老范能说,是因为当过小学教师。          李老秃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